熱門都市小說 幻城浮屠 愛下-第三十四卷第四十六章 自從騎士鮑勃自立以來,閲讀

幻城浮屠
小說推薦幻城浮屠幻城浮屠
凯文基本没在关注他,他手里的那本典章,描写的虽然是自己的真身,深渊魔王巴菲门特的教义,其实不过是为了保存凯文的原身,顺便割裂不知从何而来的信仰。
这份信仰本来就是自当年六宝石构建的世界里得来的,他如果带着走, 这辈子都别想摆脱那鬼东西。
为此他甚至决定放弃真身的根基,大不了从头再来——他这个恶魔的身份已经被标注了,基本上是没可能在一个世界里生存到毁灭,基本就是附身的生物阳寿得尽,他就会被世界意志踢出去,算是世界之间的流浪者了。
虽然真身不在,可是灵魂之上, 世界毁灭者的烙印摘除不掉, 他就仍是不死的。
说是诅咒也好, 特异也罢,反正他今后就只能这么浪着,哪怕是找到自己的原生宇宙,他也呆不住了——不能让他进了啊。
这封在教典里的原身,是他初来本世界之时,因为没发现六宝石的踪迹,以为摆脱了,就又练起来,结果刚开了个头,炼身的法阵就炸了。
也是因为如此,六宝石的能力提早激发出来,被他设计炼成了三十三天这个庞大的系统,还将i依附于地球之上, 使地球成为三十三天内恒河沙数世界的源世界。
六宝石再没有能力作妖, 只能全力运转、维护三十三天, 甚至时不时的还需要凯文帮忙整理一些问题——大部分是地球上这些矬老倌作祸的映射, 比如八歧大蛇现在就在某个空间里作威作福。
遥远彼之地这些人, 和大蛇的诉求不一样, 他们是打算把源世界撕开,所以源世界的意志,是要把他们消灭的。
为了这件事,凯文不得不取回自己的灭世之力:他现在使用的是卡玛泰姬法术,这帮人伪装成法师,实际上是亵渎祭司,窃法僧众,遇上这种和大佬刚正面的事,完全不行。
这种职业所有的能力,都是找个大佬,坑蒙拐骗也好,偷抢盗挪也罢,总之从人家手里抠出点法力法术自己来用,西方便叫做亵渎祭司,东方就称之为窃法僧众。
可凯文自己就是大佬,平时还可以隔一层,靠卡玛泰姬法术招摇撞骗, 假装自己是旅法师, 但是到了动真章的时刻, 还是自己动手保险。
找回原身除了准备打架,他还需要这个信仰化身为他挡灾。
粉碎已经被空间障壁挤压的利莫里亚不难,难的是,这东西现在还在地球上呢,直接打碎地球也就跟着完蛋了,所以得把这东西扯下。
即便如此,造成的各种地质天文灾害,也非同寻常:凭白少了那么大一块土,光是泄流填坑的海水形成的冲击,就足以把地幔撕开。
争斗一起,不知多少人再受劫难,这份业力不止是利莫里亚,他救援不力也是要分担一些的——所以说好人难做,善财难舍。
好在当初他发展工会时留了后手,现在全世界遍地都是工会的传送柜,也有一些分部发展的比较好,建立了传送屋,这些都是空间节点,是卡玛泰姬法术中规模最庞大的法阵:圣殿守护者。
山村大富豪 烏題
这个法阵是用来隐藏地球的空间坐标,维护地球空间稳定的超级法阵,现在已经遍及世界,唯独利莫里亚没有。
所以现在地球就像是被一个纱布口袋兜住,利莫里亚就在纱布袋口外面,还在努力的把自己扯出去。
凯文要做的,就是收紧口袋绳儿,把这块腐肉恶瘤勒下去,还要尽量保证袋子里地球不受震荡。
有个问题:圣殿守护者这事儿吧……世界意志他是不知道滴,以现在这位的活跃度,要是暴露了出来,凯文当场就得被踢出去。
这个世界里,他自己就是最大的外魔,这防御大阵一起,首当其冲的就是他……
所以,他得安排个人,在内主持大阵,顺便……接任圣殿法师的职位,在他走了之后,还能护住这地球,最好让这里兴旺发达,让那六个该死的石头一霎也不得闲。
本来他属意的,是黛西,这句身躯的亲娘,但是这女人沉迷于生化试验,对这些事儿不感兴趣,虽然有万灵护佑,可是修行上荒废已久,当个护殿法师可以,但是圣殿至尊,实力不行,性情也不够。
论实力应当是他便宜娘舅豪鬼·斯诺·柯文斯顿,但这厮是个疯的。
魂帝武神
所以,他只能把主意打到黄春丽身上去。
春丽和他关系比较复杂,虽然出身传统家庭,但是春丽生长在繁华都市,又曾是个朝不保夕的警察,所以,婚姻恐惧症比较严重,最近好像努力要克服这个,效果不怎么好。
孤烟苍 小说
之前因为春丽是命运眷顾之人,凯文教授了春丽很多,又提供资源,让春丽的生命等级得以提升,现在说不上神明,但是陆地神仙当得起。
因为凯文懒,工会很多事务,都交给她和玛丽在办,所以她和尼基塔也熟,权限交接之后,不会出现运转迟滞的空档。
另外还有的原因,就是安迪·保戈尔德,他算是凯文登堂入室的弟子,南斗圣拳在里世界也是声名远播,所以在不久前,凯文就撺掇他,建立了刺客圣殿,和黛西的万灵圣殿,骑士鲍勃的救赎神殿,三位一体,稳固圣殿守护者大阵。
他根本就没打算留下法师圣殿的传承,这东西实在坑人,根本不是好人学的。
剩下的,像什么格斗联盟,死局帮,阴影法庭,他也没时间管,留给这些人自己玩去吧。
安排了一些后事,大家都看出来他不对劲,仔细盘点一下,最近没有什么事,遥远彼之地那帮人是强,可也没到横扫天下的地步,就是安迪把他的徒子徒孙发动起来,这帮人也吃不消,何至于此?
凯文连做坏事都不遮掩,自然也没有做好事不留名的习惯,所以他就把情况介绍了一下——当然没说自己的种族应该是恶魔的事儿,那个解释起来太麻烦了,只说自己做完这个,九成九是回不来了。
大家都是江湖儿女,除了做一场宴会之外,倒也没有其他的行为,倒是蒂娜·万珀,打算写个歌,还要写个剧本儿把这事记下来。
说到蒂娜·万珀大概没人记得了,这是她作为正常人时的名字,是个名气还不错的歌手,她还有个艺名儿叫吉恩克丝,绰号恶兆少女,死局帮特罗伊特夫人的宝贝女儿。
凯文之所以这么明目张胆的干,是因为时间不多了,遥远彼之地对御三家的阴谋,已经被迫转成了强袭,但是和神乐千鹤不同,草薙京和八神庵是身经百战的人物,他们的朋友,也都是战士,要不是有无界,他们几次袭击都得留下点什么。
和七枷社一样掌握大地之力的无界防御力实在强悍,凭空召来碎石如雨也是掩盖行踪的好法术,经常是一阵石雨过后,现场就只剩下个缓缓愈合的空间洞口。
他们也想通过凯文,锁定这些人通过空间逃到了哪里去:他们得把八咫镜抢回来才成,不然神乐家就完蛋了。
神乐家一直是一内一外双生子家主,连名字都上千年没变过,这都是那镜子的功劳,要是没了镜子,这家八成要散。
瀟瀟羽下 小說
这倒无所谓,打架换个时间就好了,就在最近几天,什么时候无界他们袭击御三家,什么时候凯文动手处理利莫里亚,到时候大阵一起,寰球之内什么空间法术都要报废,不用还好,要是恰逢其时,说不得要被空间分成几瓣。
实际上这些人的时间也不多了,利莫里亚已经被压缩成一团方圆数公里的迷雾,内里电闪雷鸣,密密麻麻的青黑色空间乱流,巨大的空腔引来巨量海水,冲激之下恶雾弥漫:但凡有什么东西进到雾里都被异常的引力和压力打成齑粉。
这东西已经无法进出了,所以无界等人要么就在现实里藏身,要么就困在利莫里亚已经出不来,凯文实在没有什么耐心了,便挑了个黄道吉日吉利时辰,不管不顾直接开了大阵
——无界等人运气不好,他们大概是正准备袭击,所以都在空间夹层里埋伏八神庵,结果大阵一起,这几个玩应儿全被崩溃的夹层踢了出去,落在了一直准备着的敌人面前,还受了伤。
凯文也没等世界意志赶人,起阵时他便在地球之外,那三面八臂牛头真身挡在他前面,手里的武器漂浮在身周,空出来的手掌各掐指诀,道道华光垂下,如丝绦般钩住了那团混沌的雾气。
拉动了这个毛团子,大地晃动高山摇摆,一道淡蓝色波纹自洛杉矶起势,倏忽间荡遍全球,星星点点的烛火随之在世界各地亮起,遍照世界,远远望去,地球如同一枚被风吹起了星火的碳球。
这些烛火之间勾连着细细的光线如网,牢牢地裹住了大地和波涛,莫名的安抚了人心,不知多少人福至心灵,纷纷闭目祝告了起来。
磅礴无序的信仰之力被烛光投射到牛头身上,一声闷哼,牛头涨大如山,筋肉纠结,八只手臂接连晃动,那毛团子被拉起的速度快了不少。
寵 妻 逆襲 之 路
此时利莫里亚已经脱离水面,波涛仍旧汹涌,大地仍在震颤,但已无后继之力,八道华光牢牢地裹住雾气团,于空中再次压缩,原本直径数公里的圆球,轰鸣怪啸中又缩了尺寸,只余的足球场大小,也从正圆变成了个卵。
海面之上原本因为利莫里亚存在而没有烛光细网的海面,无数光丝侵染前进,便如火烧絮棉,眨眼间燎过水面,整个空间莫名一震,一声清越的啼叫,仿如新儿啼哭,地球上种种异状如汤泼雪,霎时平稳。
一直躲在牛头法身之后观望的凯文,终于露面,他一步跨到牛头皇冠的九角正中,肩后幻化出无数手臂,开始结印。
闪烁着橘色光芒,镂刻着无数不明符文的圆盘状阵轮由淡到深渐渐浮现,牛头巨神手臂微晃,八道光华锁住的巨蛋,脱钩而出,尚未有异状,便如石入水,在阵轮上荡起片片涟漪,丁点不剩的被阵轮吞下。
然而并未完结,牛头巨神握起武器,一头也扎进了阵轮。
霎时间绮丽瑰炫,万丈极光遍布宇宙,终于阵轮越转越小,等人高时已到了凯文面前,一道绚烂光华自阵盘中笔直射出,照耀着凯文,直投身后,无垠无际不知其远。
凯文的身体开始慢慢散成浮尘,令他的脸色不是很好:“喂……未免也太着急了吧。”
光华闪了一下——其实一直在闪,只是这一下闪的别有意味——凯文的身体直接散华,显露出虚实不定的灵魂,在光华的照耀下,背后拉出深刻的黑影,似有无数莫名在其中哀嚎。
其中一大部分影子如同被割断,忽然脱离了束缚,投入阵轮之中,顿时光华大作,凯文忿忿的声音霍然减弱:“你个瘪犊子割猫尾巴拌猫饭……”
盘坐在一片虚空之中,凯文看着远去的一大团累累垂垂如同无数鱼卵泡挤在一起的恶心玩应儿,有点难以为颜:“这个……好像是有点丑哈……算球,这么着吧。”
他伸了个懒腰,看向另一个方向浩瀚灿烂的星空,舔了舔嘴唇:“好了,无事一身轻,到哪去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