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名劫 ptt-第八百四十三章老兵的現狀相伴

名劫
小說推薦名劫名劫
林劫不由走了过去,发现这些插在隆起土堆上的武器上都镌刻着一个个醒目的红字。
“黄金忠之墓。”
“康明之墓。”
“……”
这些土堆竟然是一座座坟墓!
林劫震惊,他诧异的看向一旁目光悲怆的老兵,“这是?”
老兵直直的看着这些坟墓,叹息道:“死的人太多了,没人处理,我就拉到外面埋了,总不能让这些一辈子征战沙场的老兵暴尸街头吧。可惜他们死了也没什么像样的棺木,只能用伴随他们一生的武器相伴黄泉……”
老兵的话也是在说给他听的,他们为了他赴死征战,最后却落的如此落魄的下场,这让他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罪人!
林劫的拳头已经紧攥了起来,他悲伤,他愤怒!
“进去看看!”林劫让老兵继续领路。
老兵带着他进了庄园内部,走廊上的座椅上坐满了断胳膊断脚的老兵,有的甚至双目全瞎了,只能靠别人搀扶来活动。
相比之下,他旁边的这位老兵还算是好的。
房间内弥漫着这一股很臭的味道,有尿骚味,有腐烂味,也有……血腥味……
武道大帝
林劫耸了耸鼻子,强忍下要离开的冲动,问道:“他们为什么都在外面?”
“房间紧张,他们都将房间腾出来给那些病危的人居住,所以这些生活还能自理的人都住在外面。”老兵解释道。
林劫从走廊走了一路,那一双双眼睛看着他,孤独、悲怆、无助、绝望,死气沉沉……
那些蕴含了各种负面情绪,好像对生活无望的眼神像是一把把刀戳在他的心上。
他们继续走,走到一个大堂内。
大堂内摆着二十张床,但是里面的伤员远远不止二十人,没有床,他们只能找了点衣服铺在下面,地上躺着的伤员比起床上的还要多,横七竖八的躺着一片,原本宽敞的大堂现在却显得拥挤十分。
千帐灯
墙上可能是沾了伤员喷溅的血液或者是呕吐物之类的脏东西,长久没人处理,已经在墙上腐烂成一团乌黑的散发着恶臭的东西。
想来走廊里充斥着的怪味就是从这些东西身上散发出来的。
这些伤员全部都是半吊着气,有的甚至已经一动不动,手臂垂在床沿,死在了床上。
他们的五脏六腑在那次的大战中都受了严重的内伤,没有阁内资助的丹药帮助恢复,基本上就只能躺在床上痛苦的等待死亡。
面对伤口逐渐恶化,他们却只能躺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即便是林劫在脑海里想象着那种场面都能感到绝望感,何况这是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他们身上的。
也正是呆在这人间地狱,那位老兵才会不顾一切的去刺杀他。
林劫缄默,旋即他从噬环里掏出大量的稳气血的丹药,发放给大堂内的人。
他大声的对每一个人说道:“我是星崛阁阁主,我为你们的遭遇感到痛惜,为自己的失责感到悔痛,我以阁主之名向你们承诺!星崛阁拨发的物资很快就会下来,这里会恢复到最初的时候……不!会比最开始的时候还要好!”
一旁的老兵看到林劫郑重的承诺,不由笑了起来,不由流下泪水,“对不起,我之前没搞清楚状况就冒然行事,我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没关系。”林劫拍了拍老兵的肩膀,“我应该谢谢你才对,不然我永远不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事,这会让我内疚一辈子。”
“他……好像是林阁主!”
有人认出了林劫的身份,因为当初林劫离开之前,他还特意去看望过他们。
在知晓了林劫的身份之后,他刚刚的那番话就像是希望的曙光照在了这个死气沉沉的庄园上。
看着人们的脸上不再只是绝望,林劫也欣慰的笑了,然后他看向一旁的老兵,“这一路走来全是伤员,怎么不见一个医护人员?”
“他们早就不来了。”老兵叹息着道:“自从第一个月之后,资金停发之后,那些残兵保障机构的人就很少来了,我们去讨要说法的时候,他们也是装可怜的说上面不发钱,他们也动不了工。”
林劫的眼神突然变的凶戾起来,“带我去见他们!”
毫无疑问,这个残兵保障机构有很大的问题!
“好,随我来。”老兵带着林劫走出庄园。
在庄园的旁边有一个小了一半的房子,但是这幢房子看着也是年久失修,长久没有居住的迹象。
老兵也没有往里面走,只是从前面直直的穿过。
林劫不由皱起眉头,看着那幢老旧的房子,“这幢房子是用来干什么的?这不是残兵保障机构的房子么?”
因为在房子上面就挂着用铜器制成的“残兵保障机构”这六个字,虽然“保”这个字可能是因为常年没有维修,已经脱落,中间缺了一块,但还是能一眼就可以辨认。
老兵解释道:“这里确实是残兵保障机构,但是他们早就搬走了,估计是嫌弃我们那里传出的臭味,和死气沉沉、不修边幅的环境。”
林劫不再说话,只是脸色更难看了一分。
“不过他们现在居住的地方离这里也不远,栅栏外再过去一点就到了!”老兵指向前面的方向,然后继续领着林劫向那边走去。
翻出栅栏,没了那些茂盛又高大的草丛遮挡视野,在他们前面出现了一个类似别墅的大房子,这看着可不像是办公的房子。
一路走近,林劫发现这座房子很干净,外部的装饰虽然不算豪华,但也还可以,比起老兵们居住的环境更是天差地别,这可不像是一个哭穷的地方。
林劫一脸漠然的上前敲了敲门。
“谁啊?”里面传来一道男声。
林劫没有回话,只是继续敲了敲门。
“来了!”里面应道。
但是等了很久,门口依然没有动静,但是林劫能听到里面传来的嘈杂欢呼声,他们似乎玩的正尽兴……
林劫皱起眉头,又连着敲了几次,敲门的力度也加重了几分。
“不都说来了吗?还他妈敲,敲你妈呢!”里面的声音很不耐,显然被打断了兴致,里面的人很暴躁。
林劫看向一旁的老兵,老兵也是无奈的摊了摊手,“他们向来就这样。”
过了一会,门被打开。
开门的是一个看着有些吊儿郎当的中年男人,偏瘦,身上只随意的穿着一件白色背心。
当他开门的时候,林劫便闻到一股明显的酒味扑面而来,那人的脸上也有点红扑扑的,显然他们刚刚在喝酒,而他已经有点喝醉了。
整个人有点醉醺醺的,不过神识看着还算清醒。
無上龍脈 發飆的蝸牛
林劫目光犀利,庄园内的老兵在受病痛的折磨,而他们却在这里喝酒玩乐,无所事事!简直可恶!
那人看了门口的林劫和老兵一眼,一脸的不耐烦,“怎么又是你?不是说了我们也没有办法了吗?你他妈烦不烦啊?”
他不认得林劫,但是他认识老兵,所以他理所当然的将林劫和老兵混为一谈 以为是他从哪里找了个助手来帮他们讨要物资。
而讨要物资根本不可能!
说着,那人便厌烦的甩手关门,但被林劫伸出的脚卡住,门又弹了回去,那人本来就生气,现在彻底被林劫无礼的举动激怒了,“他妈你有病啊?你再把脚伸进来,我把你脚都给撅了!”
看着那人越骂越凶,劈头盖脸的乱骂一通,一旁的老兵为这个小兄弟捏了一把汗。
这个星崛阁他可能是不好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