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太監能有什麼壞心思-第四百八十六章 意外之收小妖推薦

太監能有什麼壞心思
小說推薦太監能有什麼壞心思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精致的木屋之中,小妖半躺在黄色的纱帐之下,曼妙的曲线如同起伏的山峦,缥缈在纱帐的云雾之中。
秦源一遍遍提醒自己,其实掀开纱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这纱帐就好比高清大图上的打码,总让他有种想去码的冲动。
以前在蓝星上看小说, 他总看到有书友说他已修炼至“眼中有码,心中无码”的境界,但秦源觉得那是吹牛,毕竟练到他这个境界都还没做到。
秦源端端正正地坐在圆桌旁,说完了要说的话,就立即把视线收回,挪到了眼前的青花茶盏之上,就好像一个正人君子。
小妖今天也一反常态, 竟然没有下床,更没有调戏秦源,就这么慵懒地半躺着,就好像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
屋子里一片寂静,看上去气氛相当平和。
但显然,指望小妖能乖乖的不闹幺蛾子,就相当于指望钟家人以德服人一样,是根本不可能的。
秦源看似淡然自若,实则已在暗暗调息!
他承认自己现在呼吸有些急促,身体有些发热, 而且满脑子都是撞怀激烈,潮起潮落的画面。
甚至想起了十八岁那年, 高中成绩并不理想的他,第一次触碰到那片雪白和柔软的画面。
是的,这妖女他吗的又搞了一种船新版本的药粉,弄得满屋子都是!
而且, 这次······
阅读福利大放送!快来 「起◢点读书」,搜索口令《新书©友大礼包》, 把 –©-去-掉, 限量福利礼包待抽取!先到先得!
精致的木屋之中,小妖半躺在黄色的纱帐之下,曼妙的曲线如同起伏的山峦,缥缈在纱帐的云雾之中。
秦源一遍遍提醒自己,其实掀开纱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这纱帐就好比高清大图上的打码,总让他有种想去码的冲动。
以前在蓝星上看小说,他总看到有书友说他已修炼至“眼中有码,心中无码”的境界,但秦源觉得那是吹牛,毕竟练到他这个境界都还没做到。
秦源端端正正地坐在圆桌旁,说完了要说的话,就立即把视线收回,挪到了眼前的青花茶盏之上,就好像一个正人君子。
小妖今天也一反常态,竟然没有下床,更没有调戏秦源, 就这么慵懒地半躺着, 就好像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
屋子里一片寂静,看上去气氛相当平和。
但显然, 指望小妖能乖乖的不闹幺蛾子,就相当于指望钟家人以德服人一样,是根本不可能的。
秦源看似淡然自若,实则已在暗暗调息!
他承认自己现在呼吸有些急促,身体有些发热,而且满脑子都是撞怀激烈,潮起潮落的画面。
甚至想起了十八岁那年,高中成绩并不理想的他,第一次触碰到那片雪白和柔软的画面。
是的,这妖女他吗的又搞了一种船新版本的药粉,弄得满屋子都是!
而且,这次精致的木屋之中,小妖半躺在黄色的纱帐之下,曼妙的曲线如同起伏的山峦,缥缈在纱帐的云雾之中。
秦源一遍遍提醒自己,其实掀开纱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这纱帐就好比高清大图上的打码,总让他有种想去码的冲动。
以前在蓝星上看小说,他总看到有书友说他已修炼至“眼中有码,心中无码”的境界,但秦源觉得那是吹牛,毕竟练到他这个境界都还没做到。
秦源端端正正地坐在圆桌旁,说完了要说的话,就立即把视线收回,挪到了眼前的青花茶盏之上,就好像一个正人君子。
小妖今天也一反常态,竟然没有下床,更没有调戏秦源,就这么慵懒地半躺着,就好像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
屋子里一片寂静,看上去气氛相当平和。
但显然,指望小妖能乖乖的不闹幺蛾子,就相当于指望钟家人以德服人一样,是根本不可能的。
秦源看似淡然自若,实则已在暗暗调息!
他承认自己现在呼吸有些急促,身体有些发热,而且满脑子都是撞怀激烈,潮起潮落的画面。
甚至想起了十八岁那年,高中成绩并不理想的他,第一次触碰到那片雪白和柔软的画面。
是的,这妖女他吗的又搞了一种船新版本的药粉,弄得满屋子都是!
而且,这次精致的木屋之中,小妖半躺在黄色的纱帐之下,曼妙的曲线如同起伏的山峦,缥缈在纱帐的云雾之中。
秦源一遍遍提醒自己,其实掀开纱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这纱帐就好比高清大图上的打码,总让他有种想去码的冲动。
以前在蓝星上看小说,他总看到有书友说他已修炼至“眼中有码,心中无码”的境界,但秦源觉得那是吹牛,毕竟练到他这个境界都还没做到。
秦源端端正正地坐在圆桌旁,说完了要说的话,就立即把视线收回,挪到了眼前的青花茶盏之上,就好像一个正人君子。
小妖今天也一反常态,竟然没有下床,更没有调戏秦源,就这么慵懒地半躺着,就好像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
屋子里一片寂静,看上去气氛相当平和。
但显然,指望小妖能乖乖的不闹幺蛾子,就相当于指望钟家人以德服人一样,是根本不可能的。
秦源看似淡然自若,实则已在暗暗调息!
他承认自己现在呼吸有些急促,身体有些发热,而且满脑子都是撞怀激烈,潮起潮落的画面。
甚至想起了十八岁那年,高中成绩并不理想的他,第一次触碰到那片雪白和柔软的画面。
是的,这妖女他吗的又搞了一种船新版本的药粉,弄得满屋子都是!
而且,这次精致的木屋之中,小妖半躺在黄色的纱帐之下,曼妙的曲线如同起伏的山峦,缥缈在纱帐的云雾之中。
秦源一遍遍提醒自己,其实掀开纱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这纱帐就好比高清大图上的打码,总让他有种想去码的冲动。
以前在蓝星上看小说,他总看到有书友说他已修炼至“眼中有码,心中无码”的境界,但秦源觉得那是吹牛,毕竟练到他这个境界都还没做到。
秦源端端正正地坐在圆桌旁,说完了要说的话,就立即把视线收回,挪到了眼前的青花茶盏之上,就好像一个正人君子。
小妖今天也一反常态,竟然没有下床,更没有调戏秦源,就这么慵懒地半躺着,就好像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
屋子里一片寂静,看上去气氛相当平和。
但显然,指望小妖能乖乖的不闹幺蛾子,就相当于指望钟家人以德服人一样,是根本不可能的。
秦源看似淡然自若,实则已在暗暗调息!
他承认自己现在呼吸有些急促,身体有些发热,而且满脑子都是撞怀激烈,潮起潮落的画面。
甚至想起了十八岁那年,高中成绩并不理想的他,第一次触碰到那片雪白和柔软的画面。
是的,这妖女他吗的又搞了一种船新版本的药粉,弄得满屋子都是!
而且,这次精致的木屋之中,小妖半躺在黄色的纱帐之下,曼妙的曲线如同起伏的山峦,缥缈在纱帐的云雾之中。
秦源一遍遍提醒自己,其实掀开纱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这纱帐就好比高清大图上的打码,总让他有种想去码的冲动。
以前在蓝星上看小说,他总看到有书友说他已修炼至“眼中有码,心中无码”的境界,但秦源觉得那是吹牛,毕竟练到他这个境界都还没做到。
秦源端端正正地坐在圆桌旁,说完了要说的话,就立即把视线收回,挪到了眼前的青花茶盏之上,就好像一个正人君子。
小妖今天也一反常态,竟然没有下床,更没有调戏秦源,就这么慵懒地半躺着,就好像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
屋子里一片寂静,看上去气氛相当平和。
但显然,指望小妖能乖乖的不闹幺蛾子,就相当于指望钟家人以德服人一样,是根本不可能的。
秦源看似淡然自若,实则已在暗暗调息!
他承认自己现在呼吸有些急促,身体有些发热,而且满脑子都是撞怀激烈,潮起潮落的画面。
甚至想起了十八岁那年,高中成绩并不理想的他,第一次触碰到那片雪白和柔软的画面。
是的,这妖女他吗的又搞了一种船新版本的药粉,弄得满屋子都是!
而且,这次精致的木屋之中,小妖半躺在黄色的纱帐之下,曼妙的曲线如同起伏的山峦,缥缈在纱帐的云雾之中。
秦源一遍遍提醒自己,其实掀开纱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这纱帐就好比高清大图上的打码,总让他有种想去码的冲动。
以前在蓝星上看小说,他总看到有书友说他已修炼至“眼中有码,心中无码”的境界,但秦源觉得那是吹牛,毕竟练到他这个境界都还没做到。
秦源端端正正地坐在圆桌旁,说完了要说的话,就立即把视线收回,挪到了眼前的青花茶盏之上,就好像一个正人君子。
小妖今天也一反常态,竟然没有下床,更没有调戏秦源,就这么慵懒地半躺着,就好像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
屋子里一片寂静,看上去气氛相当平和。
但显然,指望小妖能乖乖的不闹幺蛾子,就相当于指望钟家人以德服人一样,是根本不可能的。
秦源看似淡然自若,实则已在暗暗调息!
他承认自己现在呼吸有些急促,身体有些发热,而且满脑子都是撞怀激烈,潮起潮落的画面。
甚至想起了十八岁那年,高中成绩并不理想的他,第一次触碰到那片雪白和柔软的画面。
是的,这妖女他吗的又搞了一种船新版本的药粉,弄得满屋子都是!
而且,这次精致的木屋之中,小妖半躺在黄色的纱帐之下,曼妙的曲线如同起伏的山峦,缥缈在纱帐的云雾之中。
秦源一遍遍提醒自己,其实掀开纱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这纱帐就好比高清大图上的打码,总让他有种想去码的冲动。
以前在蓝星上看小说,他总看到有书友说他已修炼至“眼中有码,心中无码”的境界,但秦源觉得那是吹牛,毕竟练到他这个境界都还没做到。
秦源端端正正地坐在圆桌旁,说完了要说的话,就立即把视线收回,挪到了眼前的青花茶盏之上,就好像一个正人君子。
小妖今天也一反常态,竟然没有下床,更没有调戏秦源,就这么慵懒地半躺着,就好像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
屋子里一片寂静,看上去气氛相当平和。
终级BOSS飞 小说
但显然,指望小妖能乖乖的不闹幺蛾子,就相当于指望钟家人以德服人一样,是根本不可能的。
秦源看似淡然自若,实则已在暗暗调息!
他承认自己现在呼吸有些急促,身体有些发热,而且满脑子都是撞怀激烈,潮起潮落的画面。
甚至想起了十八岁那年,高中成绩并不理想的他,第一次触碰到那片雪白和柔软的画面。
是的,这妖女他吗的又搞了一种船新版本的药粉,弄得满屋子都是!
而且,这次精致的木屋之中,小妖半躺在黄色的纱帐之下,曼妙的曲线如同起伏的山峦,缥缈在纱帐的云雾之中。
秦源一遍遍提醒自己,其实掀开纱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这纱帐就好比高清大图上的打码,总让他有种想去码的冲动。
以前在蓝星上看小说,他总看到有书友说他已修炼至“眼中有码,心中无码”的境界,但秦源觉得那是吹牛,毕竟练到他这个境界都还没做到。
秦源端端正正地坐在圆桌旁,说完了要说的话,就立即把视线收回,挪到了眼前的青花茶盏之上,就好像一个正人君子。
小妖今天也一反常态,竟然没有下床,更没有调戏秦源,就这么慵懒地半躺着,就好像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
屋子里一片寂静,看上去气氛相当平和。
但显然,指望小妖能乖乖的不闹幺蛾子,就相当于指望钟家人以德服人一样,是根本不可能的。
秦源看似淡然自若,实则已在暗暗调息!
他承认自己现在呼吸有些急促,身体有些发热,而且满脑子都是撞怀激烈,潮起潮落的画面。
甚至想起了十八岁那年,高中成绩并不理想的他,第一次触碰到那片雪白和柔软的画面。
是的,这妖女他吗的又搞了一种船新版本的药粉,弄得满屋子都是!
而且,这次